2019年中国城镇污泥处理处置技术与应用高级研讨会 (第十届)日程暨邀请函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水业新闻 » 正文

杜建国:环保整改为何成了运动? 谁的祸? 环境保护部政策法规司司长别涛在新闻发布会上再三强调:“所谓‘一刀切’,从来就不是环保部的要求”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8-27  浏览次数:1116
核心提示:杜建国:环保整改为何成了运动? 谁的祸? 环境保护部政策法规司司长别涛在新闻发布会上再三强调:“所谓‘一刀切’,从来就不是环保部的要求”
青岛欧仁环境科技有限公司

2019年中国城镇污泥处理处置技术与应用高级研讨会 (第十届)日程暨邀请函
 

杜建国:环保整改为何成了运动? 谁的祸?

杜建国:环保整改为何成了运动?

2017-08-24 08:27:03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杜建国】

环保部终于公开叫停“环保整改一刀切”现象了。

8月22日,环境保护部政策法规司司长别涛在新闻发布会上再三强调:“所谓‘一刀切’,从来就不是环保部的要求”,“部分地方,平时不作为,到了环保督察检查巡查的时候,采取简单、粗暴的方法,片面处理发展与环保的关系,这是严重的不负责任,也是滥作为。我们反对平时不作为,也反对检查时的滥作为。”

一、个别省市已开始纠偏

在环保部22日的新闻发布会之前,地方上个别省市就已经开始对环保整改“一刀切”现象进行纠偏了。

8月9日,成都市委办公厅、成都市政府办公厅联合下发《关于扎实做好环境保护督察问题整改的紧急通知》,强调要对涉及污染的企业分类处理,,对与群众密切相关的洗车场、餐饮店、洗衣店等污染排放较小且通过短时间整改能达到环保标准的相关行业企业、设施场所,不宜“一刀切”关停,要重在加强整改整治,使相关企业、铺面合规合法后尽快恢复正常营业,最大限度满足群众正常生产生活。(《如何完善“散乱污”关停工作、更好做实环保督察?成都两手抓法 拒绝“一刀切”》。

山东淄博的环保督查整改,因为力度大在国内产生了较大影响,还作为正面经验得到了重要媒体的推介。8月15日,淄博市委办公厅、市政府办公厅联合下发《关于做好“散乱污”企业环境综合整治有关工作的紧急通知》,要求对全市“散乱污”企业要分类施治、联合验收、强化监管,决不能简单采用“一刀切”式停产治理措施。(《我市进一步规范“散乱污”企业综合整治 严禁采用“一刀切”式停产治理》,淄博晚报8月16日头版)

8月18日齐鲁网报道,山东已就问题整改工作需要注意把握的几个问题向各市党委和人民政府下发通知。该通知指出:“对与群众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的畜禽养殖、家庭小型加工点、群众生活急需的小型经营项目,如养殖场、洗衣店、餐饮店、馒头店、饺子铺、洗车点等行业企业,既要及时回应部分群众的合理环保诉求,也要兼顾广大群众的正常生产生活,严格按政策办事,做到实事求是、分类梳理,疏堵结合、稳妥处理。要着眼建立问题整改的长效机制,拿出创新性举措,注重把环境保护与脱贫攻坚、农业生产等结合起来,有效保障群众就业和农民增收,不能简单一关了之、一拆了之。”

通知还强调,“对搞形式主义、命令主义,片面整改、错误解读环保督察而导致严重影响群众生产生活的,一经查实,要依法依规依纪严肃问责。”(齐鲁网8月18日)

8月20日,海南省海口市也下发了与成都市、山东省内容相近的通知。“谈到环保问题整改工作时,顾刚(海口副市长——引者注)指出,环保督察事关广大民生,“运动式”、“一刀切”的整改方式都是不实事求是的,也与我们牢固树立的“以人民为中心”的思想和理念背离。在问题整改过程中,方式方法决不能粗放粗暴,一关了之、一封了之,决不能图简单、图省事,而给全市经济发展和人民群众的正常生产生活带来消极影响。”(海口日报2017年8月20日)

上述各地《紧急通知》中对那些“一刀切”式现象的介绍或描述,我一点也没有夸大其词。当前正在全国范围展开的环保督查整改行动中,简单的、过火的、粗暴的、极端的、“一刀切”与扩大化式的做法,的确是大量存在的。

二、山东淄博博山区的几场运动

在上述紧急通知发布前,对环保整改过火这样一个如此重要的事件或现象,国内媒体却很少有予以关注或报道的(当然,不是绝对没有),这不能不说是中国大多数媒体的一个重大疏漏或职业失误,这一态度与他们长期关注中国环境问题甚至夸大环境问题严重性的倾向正好相反。

尽管正式媒体对此鲜有报道,但是微信微博上的相关信息的传播量还是很大的,从中可以得知,有些地方甚至因此发生了群体性事件,扯起了“要环保更要民生”的横幅,这些信息足以使笔者初步判断出问题的严重性。

笔者并非是马后炮,并不是在看到环保部的发布会及近期地方上的报道即局势明朗化后,才对整改一刀切现象进行关注与评论的。众所周知,数年来,笔者一直就对极端化的过火的环保主义保持着警惕。尤其是近一两年来,笔者通过自己的新浪微博持续不断地对“环保整治一刀切”现象进行了批评。

巧得很,笔者恰好是山东淄博市的博山区人氏。可以说,以往围绕一种社会现象或一个热点问题,当地居民之间都会产生不同的反应,有支持的有反对的,唯有这一次对环保整改,是众口一词地、不分左右地、一边倒地认同是过火了。整改以来,说是“怨声载道”,也不太为过。在博山,有的完全合乎环保手续与标准的工厂,也被勒令停产了。工厂之外,更有甚者,不少餐馆竟然也被关门了,豆腐坊也被关门了,养鸡场竟也被关门了,真成了鸡飞狗跳百业萧条。

博山的确有许多小工业企业,这些小企业以往在环保方面做得比较差也是常态,但是即便如此,也不应该不分青红皂白地一关了之,更不应该将关停面扩大化。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不同事物要不同对待,简单蛮横粗暴的一刀切与扩大化的做法,是不可取的。

“维基百科”关于博山区简介

前面海口市干部在评论环保整改中的过火现象时用了一个词:“运动式”。这个词用得很好,当前的环保整改在不少地方确实有运动化的倾向。

笔者老家山东淄博博山区的历史,深受运动式思维与行为的影响。

运动式思维,并非只在“计划经济”年代才有(其实,58年大跃进并不是计划经济,而是运动思维,兹不赘述),市场经济时代依然存在。前些天,我的一个中学同学在微信里讲了这样一番话:九十年代,博山的大工业垮掉了;现在闹环保督查整改,让博山的小工业也垮掉了。这番话虽不全面,不过还是很有道理的。

博山,是一个工业城市,早在解放前就有了一定的工业基础——有煤矿,陶瓷琉璃产业在江北最为发达,清末通了铁路,三十年代后期建了发电厂,城区居民开始用上了电灯。解放后,博山工业得到了大量投资,新兴的机电工业堪称是享誉全国。直至八十年代,博山的国企工业企业经营状况与居民生活还是不错的,我记得那个年代的教师节,各厂矿企业给教师们送的礼物,堆满了房间。

九十年代后,博山经济几乎毫无过渡就急转直下,企业普不再景气(有人认为是当时的清理三角债运动直接导致企业陷入了困境)。何去何从?当时,博山笃信“一改制就灵”,全面推行了国企改制,堪称是一场运动。运动过后,几乎所有的国企都私有化了,但是结果却出人意料,大多数企业的状况并没有因此而好转,要么灰飞烟灭,要么苟延残喘。经此折腾,一蹶不振,二十多年过去了,

现在的博山依旧处在一种尴尬的境地,老的国有企业全军覆没,新的私营企业当中,大多数是一些小型的甚至作坊化的厂子,能形成规模经营、在全国市场上具备一定竞争力的只有少数。博山在淄博市与山东省的地位,现在远不如改革开放初期。与博山相对照,有的相临区县没有实行运动式的彻底的国企私有化改制,其经济现在反倒要好得多。

上世纪的运动,除了国企改制,还有1998年纺织业的“限产压锭”。当时的理由是中国纺织业共有1200万纱锭,产能严重过剩,900万锭就可以满足需求,于是二话不说一声令下,强行让全国各地无数工厂通过关厂、工人下岗、砸锭等手段,销毁了300万纱锭。结果如何?产能销毁完毕后,市场上的产品需求却急剧上涨,整个行业不得不立即重新大力投资补足产能。到2010年,中国锭数已超过一亿。山东有不少纺织企业,砸锭期间一片风雨飘摇。

如今的环保整改,如前所述,在博山又成了一场运动,令企业与居民叫苦连天。从当年的“一改制了之”、“一砸了之”到现如今的“一关门了之”,国企改制大跃进、限产压锭大跃进、环保整改大跃进,算是我亲睹的三场运动。

三、环保整改运动化,为何出现了这种现象?

错误的实践来自于错误的认识,错误的认识不可避免地导致错误的实践。运动式整改,是一种错误的解决问题的手段,是错误的实践,那么,这一错误实践来自于什么样的错误认识呢?这种错误认识就是中国环境崩溃论或环境灾难论。

多年以来,中国的媒体与知识界一直在夸大中国的环境问题,称中国即将发生环境灾难,中国环境即将崩溃,直至今日,腔调始终未变。近几年来,由于雾霾话题陡然变热并形成了“雾霾恐慌”,这种环境崩溃论更随之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环境崩溃论虽然一直占据舆论主流,但是,其与事实的脱离甚至对立,是显而易见的,只不过这一事实被其掩盖住了。

(一)关于地表植被的认知

前不久,一档极其重要的电视节目中就说“如今的黄土高原,经过过度开发,遍布光山秃岭”。这种观点,其实还停留在三十年前。陕西的森林覆盖率,1986年为22.9%,且主要在秦岭以南地区,当时陕北的确是光山秃岭。1998年天保工程开启后,陕北与关中大规模退耕还林,如今整个陕西森林覆盖率已超过43%,不光陕南、关中,整个陕北黄土高原也绿成一片,哪还有“光山秃岭”?像陕北榆林,过去出城就是沙漠,现在森林覆盖率竟也已接近35%了。

去年笔者去新疆,伊犁的干部说,自天保工程以来天山的植被也是好多了。7月份刚去了内蒙的兴安盟。兴安盟1980年时森林覆盖率为17.64%,1998年时的森林覆盖率为22.98%,目前达到了31.4%。兴安盟的主要林区阿尔山,美不可言。

金秋时节的阿尔山(图/新华网)

笔者在去年的文章《中国增长模式不可持续?——从临沧看云南看中国》中就已指出:“多年来,舆论一直在向社会灌输这样一种印象:随着经济高增长和工业化的推进,中国的生态环境问题越来越恶化,中国的发展方式根本不可持续。不过从森林覆盖率这一角度来看,上述观点是站不住脚的。”地表植被的恢复,不论东西南北,在中国大部分地区是一个共同的趋势。借助这一恢复,藏羚羊不再濒危,野生东北虎又重新出现在中国国土上。

除了森林植被的恢复,荒漠化的治理在中国也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当然同样遗憾的是这一方面也没有得到舆论的客观反映与评判。

长期以来,人们形成了一个牢固的观念:中国的沙漠化或荒漠化趋势正在日益加重不可遏制。比如《纽约时报》2016年10月文章《生活在中国庞大的沙海》还在继续认定:“中国的沙漠在过去许多年间以每年超过1300平方英里的速度扩张”,至今未能逆转。该文的译文被中国媒体广泛转载。可是,事实早就不是这样了,转折早就发生了。

自2004年开始,中国荒漠化土地和沙化土地面积已连续10年保持了“双缩减”。2014年与2009年相比,全国荒漠化和沙化面积分别减少12120平方公里和9902平方公里。可惜这些转折没有在舆论中引起及时的反映。

今年四月份,我来到鄂尔多斯杭锦旗的库布齐沙漠,亲眼目睹了正在发生着的这一转折。近三十年来,经过当地人民、企业、政府的不懈努力,成功地驯服了蛮横地无休止地扩张的库布齐沙漠,不毛之地逐步缩减,绿色植被越来越多。

库布齐沙漠的改善并非特例,内蒙古其它的沙漠,从腾格里阿拉善到毛乌素,都在发生着同样的变化。

在当下中国,有人负责干实事,有人负责出风